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刘的最终目的在于破解《山海经》。建立在对于古人的知识和思想的“同情的了解”的态度上,刘宗迪认为“昆仑”并非地理意义之山,而为“观象时”之“明堂,’;“十日”亦非十个太阳,而是“十时,’;“女蜗补天”中的“天”亦非实体之天,而是历法之天;龙亦非自然现象,而为古人缘于制度和习俗的虚构,是一种文化意向与意识形态……
  • 首先是神话。自从晚清以来,“神话”概念从西方引进中国,《山海经》就被理解成中国“神话”的渊蔽,“西王母”、“女蜗”、“界”等则被理解为“神话”的“主体”,也就是“神”或“英雄”,对“神话”“主体”所由产生的心理状态、文化原型及历史背景的种种猜测从此便成为中国神话学研究的永恒问题。由于文献残缺,再加之研究者思想糊涂,因此在解释神话时,各执一端,各呈臆见,于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谜底”层出不穷。
  • 【释读】北方“粟”、南方“稻”的考古遗存
  • 参考文献:《山海经》 编辑:陈彦君配图:周六
  • 在后面,将为读者梳理中国文明如何从各地不同文化系统独自发展,并相互影响、逐步渗透与吸收,最终形成了我们的原生文明的大体脉络,从而揭示‘礼乐制度’从中国史前时期诞生、发展直到贯穿整个文明的历史面貌。